恩典的軌跡

吳祝玲傳道

一位多發性硬化症患者 ── 輪椅傳道人,與你分享
生命中高低起伏,與神角力、同行的恩典軌跡。


026  不過是自我安慰罷了

  大概四年前,當我辭去母會傳道人一職,休養身體的時候,我開始學習駕車。這是因為考慮到我的身體狀況,很可能會退化到要坐輪椅,如果我可以駕車,或者行動會更方便。加上傷殘人士駕車,各方面的手續費都可以減免,既方便又有優惠。更重要的是,想到有一天,我可能會到海外宣教。離家在外,地闊天長,公共交通公具十分不方便。不能自己開車的話,幾乎不要妄想出門了。我就試過有一次到海外,上錯了車,結果要多花四個小時等另一班車呢,而且站與站的距離可以讓人走半天;我行動不便,如果沒有人接載,就寸步難行了。於是我毅然決定,考車牌!

  我立即赴諸行動,做好了所有身體機能的測試,確定我有能力開車,而且有資格和條件領取傷殘人士駕駛執照。我好努力學習,通過了筆試,然後報名考路試了。

  有了考路試的日期,當然要學習駕車了。第一次考試,由於所聯絡的駕車教練一直沒回覆,結果我在考路試之前,只剩下很短的時間學習;加上第一個教練很不好,我根本都沒真正學到甚麼;就算後來換了好的教練,也已經是回天乏術了。結果當然可以想像,我幾乎全軍覆沒,只有停泊做到了,調頭、路試都不行。這一次考不好,我感覺沒甚麼,因為是第一次,又遇人不淑,學習時間也不夠嘛!這完全不是我的問題。

  第二次學習,因為有了一點點經驗,而且沿用同一位好教練,感覺好多了。但是因為多發性硬化症的病人,精神沒有一般人那麼好那麼集中,甚至容易感到疲倦;尤其是午後,精神更是欠佳,所以開車對我來說還是挺費神的。有時候我也擔心,我這種狀態開車,到底安全嗎?但是既然學了,也就盡力吧。可以考到車牌以備不時之須,尤其出國宣教,更加需要呢,於是我還是用信心努力學習。

  第二次考試表現大有改善,我一開始就通過了調頭和停泊,接下來的路試也開得不錯,可惜中途有一輛車突然殺出來,我的考試就斷送在它的手上了。我感到很可惜,但安慰的是我通過了調頭和停泊,第三次考車我只需要專心、輕鬆地練習路試。而我看到評核表上,我的表現是挺好的。我很有信心下一次一定可以成功,很快我就可以擁有駕駛執照,好帥啊!

  第三次考試,我的信心是挺大的,因為經過前兩次的考試,我已經學習好久了。我只要加倍小心,帶著信心,相信一定會讓我順利考到的。每次我考試,心裏都以耶穌禱文禱告,「耶穌基督,憐憫我。耶穌基督,憐憫我…」但是考試當天的路面、交通情況好奇怪,很多地方都在修路,道路變得狹窄堵塞,難度大大提高了,我深知不妙。等候交通燈的位置和時間實在太多太久,甚至連考官都覺得對我的難度太高,他竟然主動提示我怎樣開出去,我知道他是因應情況特別處理了。但是接下來仍然有很多修路改路的安排,我開始分心了,結果我的車因為太靠近硬物,我的考試再次泡湯了。

  這一次我感到很失望,本來以為車牌唾手可得,就因為交通狀況的突變,令我花了很多精神去等待、適應,因而分心,結果再次失敗,我已經感到意興闌珊了。教練問我還考不考,我答不出話來,他替我決定了:「不要再考了,我覺得你的精神不足,開車也辛苦,安心享受做乘客吧;以後坐電動輪椅也很方便呢。」那一刻我立即順服了,其實我懂得開車的,只是考不到執照而己。技術我是有的,但是我精神不夠,為了安全,還是不要開車好了。我的思路一轉,想到為甚麼用這麼多時間、金錢學習開車呢?或者這些經驗,讓我有一天坐上電動輪椅的時候,無論是操控輪椅,還是對路面的情況,都更能拿捏,坐在電動輪椅上,可以更揮灑自如呢。想到這裏我的心好像得到安慰,為自己過去所花的心思、時間、金錢找到了理由。

  那一天,朋友來接我,他事先沒有告訴我的;當我考試泡湯,見到他時,既驚喜又安慰,相信是天父憐憫我。離開試場後他陪我吃午飯,給我安慰;但是當我回家以後,面對現實,我的情緒和我的眼淚都跑出來了。誰願意,花這麼多的時間、心思和金錢去學車考駕駛執照,考不到,卻自我安慰:是為了有一天再也走不動的時候、坐上電動輪椅的時候,更能純熟駕馭電動輪椅?誰願意?這是自我安慰,還是自欺?如果不是得病,考一個駕駛執照有甚麼難度?如果不是患病,不是體殘,如果能走能跳,沒有駕駛執照又如何?坐公車有甚麼難度?如果神不認為我要考駕駛執照?為甚麼不一開始就打斷我的計劃,要我這樣浪費時間、金錢和心思?為甚麼?

  親愛的朋友,肢體的軟弱,有時候令我們力不從心,令我們傷心失望,相信你也有類似的經歷吧?會不會也感到很難受?出埃及記十九章 4 節:「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,你們都看見了,且看見我如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,帶來歸我。」有時候,我們在遭遇患難試煉,或經歷憂傷痛苦之時,我們很難安息在主的慈愛中,我們甚至會懷疑主真的愛我嗎?因為我們無法明白祂完全智慧又完全慈愛的作為,祂知道什麼對祂所愛的兒女最好。這一個宣告表達了上帝對祂兒女無微不至的看顧和保護。很多時候我們寧願可以自理,不要凡事依賴別人,因此當我們的能力喪失,再也不能親力親為的時候,真的很難接受;我們會感到失落,甚至憤怒。但是《聖經》安慰我們,天父「如鷹將我們背在翅膀上」。試想依靠在天父的翅膀上好,還是自己費力掙扎好呢?在行動不便的日子裏,我就常常經歷到人們,甚至是陌生人好自動友愛的協助,尤其是上下公共汽車、下雨撐傘、開門關門,天父就是這樣照顧我。

  話說回頭,當我真正要自己坐電動輪的時候,我真的發現學過車真的與別不同。記得當我試車,一坐上輪椅,開動的時候,師父看目瞪口呆。可能他沒料到一個傷殘小女子,第一下子坐上電動輪椅可以這樣信心滿滿,一點不膽怯,拐彎、倒車、停泊可以如此駕輕就熟。記得有一次我去診所看醫生,診所地方小走廊又狹窄,但我可以梭於往返,離開時還要向後退,醫生驚詐說:「嘆為觀止!」現在坐著輪椅走在路上,我也覺得安全又揮灑自如;我形容自己駕駛著的是輪椅界的 TESLA,感覺都挺瀟灑的呢。

  親愛的朋友,自我安慰好像無濟於事,但是神的安慰是確實可靠的,願我們在軟弱當中相信,祂「如鷹將我們背在翅膀上」,而一切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,都有神的美意,只要我們肯相信,就會經歷到其好處。
其他《恩典的軌跡》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