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典的軌跡

吳祝玲傳道

一位多發性硬化症患者 ── 輪椅傳道人,與你分享
生命中高低起伏,與神角力、同行的恩典軌跡。


019  瑣事謹記

  病患好真實,在進出醫院覆診檢查所經歷的點點滴滴,有時納悶,有時感到疙瘩,有時甚至怨憤衝天;但事態發展有時又令人發出會心微笑,相信病患中的人都很有體會,甚至百感交雜吧。

  十多年前有一次,我去檢查身體,平常大概只須等候半小時,那天卻出乎意料地等了很久,等得人都打盹了。當時我還在擔任老師,還要趕回學校工作呢。等著等著心裏開始焦急煩躁,情緒湧上心頭。想到自己一生要花多少時間在等檢查、等覆診、等拿藥、等預約下一次覆診,第下一次的苦等……我的一生就這樣等下去麼?然而我還這麼年輕,就是沒那麼快等到死,越想越鬱悶。

  突然有一件事情發生了,醫院員工用輪椅推進來一個老婆婆,預備要照 X 光。病人必須脫下身上所有金屬物品或飾物,老婆婆就有一個金鍊墜沒法自己脫下來。她請求員工幫忙,那員工冷冷抛下一句:「你用嘴巴含著它不就可以了麼!」我看在眼裏,心裏為那老婆婆感到難受。難道病就要病得這麼沒有尊嚴、逆來順受麼?我站起來、走到她身邊對她說:「婆婆,我幫你好嗎?」她安心地回答說好。就這樣我幫她脫下鍊墜,請她收好。坐回椅子上我心裏感到一點安慰,我不其然對上帝說:「如果今天我在這裏等了這麼久,就是為了要幫這位婆婆脫下鍊墜,讓她安心、有尊嚴地照一次 X 光,我順服。」

  另一次是覆診,在醫院登記處,碰上教會的老姊妹。她的女兒帶她去覆診。她九十多歲了,體能嚴重衰退,不能言語,只能免強認得親人和少數好友。她女兒為她登記的時候,我照顧著她。當時她感冒,鼻涕流個不停,自己拿著一卷紙巾,她還懂得擤,但是動作已經不靈光了,擦過鼻水還是直流。我是個很怕髒的人,按常理絕對不會替人擤鼻涕的;但那一刻,我很自然地拿了紙巾替她抹,鼻涕滲透紙巾粘到我的手指頭;換了是以前,我一定會覺得疙瘩,立即要洗手。但這一刻,我已經不以為然,我沒有立即跑去洗手間清潔。得病以來,經歷到人的軟弱無能,我知道終有一天,自己也可能走到這一步,可能更早,甚至更糟。這一點髒算甚麼?相比人心裏暗藏的淫亂、污穢、邪情、惡慾和貪婪;還有口裏吐出來的惡毒、苦恨,那才是最大的禍害。

  因為我們覆診的是同一個專科,就一起等待覆診。坐下等候的時候,老姊妹顫抖著手從手袋裏拿出一個紅包給我。那還是農曆新年,自從我小時候上教會以來,她是我敬愛、常常親近的長者,每個新年她都給我紅包。此時此刻,在她依稀的記憶裏,她還認得我,還記得給我紅包,我感動。疾病可以奪去人的機能、體力;關愛卻可以跨越病苦衰弱,讓人心靈相通、彼此相顧、相記念。

  又有一次,因為很早以前我身體發現有纖維瘤,後來漸漸增大;檢查的時候,醫生懷疑是惡性的腫瘤,如果當真,我就要做手術切除和接受一連串的治療。這消息比得知自己患上多發性硬化症,更加晴天霹靂,我帶著憤恨離開醫院,我問神:「你給我的還不夠麼?還要雪上加霜麼?還要傷口撒鹽麼?你對我也太殘忍了吧?」

  走到大門口,淚水蕩漾到眼眶,滑落之後,看清眼前有一個老伯伯,拉開了計程車的門,腳就是沒力提上車廂,司機無動於衷。一切好像靜止不動,我問神:「這一刻,祢還要考驗我的愛心麼?」來不及擦乾眼淚,不由自主我又走向前,扶著老伯伯,幫助他上了車;問清楚到站以後有沒有人接他,確定以後,我關上車門讓他離開。看著他的車遠去,我的心好像寬容下來了,我對神說:「嘿!怎麼樣?沒有甚麼可以把我打垮的。總之,你要對我生命負全責,我的全人、我的身體,你負全責就是了。」

  我心裏想起了一節經文,加拉太書二章 20 節「祂是愛我,為我捨己。」既然我的救主愛我到一個地步,是願意為我死在十字架上,救我脫離死亡,難道祂就會不理我麼?祂不會給我過於我所能受的患難;即便如此,祂總會陪我一起經歷死陰幽谷;祂已經為我死,祂最能明白我的痛。

  結果我做了手術切除纖維瘤,化驗結果是良性的。我又一次體會到以賽亞書書二十六章 3 節所說:「堅心倚賴你的,你必保守他十分平安,因為他倚靠你。」

  朋友們,在我們的病患當中,出出入入醫院,覆診、住院,或者生活上的瑣碎事情裏面,有時都會令我們感到鬱悶困擾,好厭煩。我有時甚至會感到連自己都厭棄了自己,這感受相信你也很熟悉吧。不過細細回想之下,原來每一件事,都有神的美意在當中,關鍵是我們願不願意轉移視線,看到每一件事若是神容許的,都是對我們自身,或者對別人有益處的。羅馬書八章 28 節「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,叫愛神的人得益處,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。」親愛的朋友,苦難很真實,也難受,但如果我們可以轉移視線,仰望愛我們的主,我們就可以看到他的恩典,和美意,相信即使苦難仍然沒有挪除,我們的苦楚都可以得到減輕,讓日子過得輕省。
其他《恩典的軌跡》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