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典的乾跡

吳祝玲傳道

一位多發性硬化症患者 ── 輪椅傳道人,與你分享
生命中高低起伏,與神角力、同行的恩典軌跡。


017  在神凡事都能

  神學一年級,暑假去尼泊爾宣教。當我們順利通過入境關卡,在機場外面等待宣教士來接我們的時候,首先看到的是當地人辦理喪事的一幕,他們的殯葬儀式很複雜,棺木上的佈置也繁複。讓人感受到異教徒面對死亡的恐懼,難以言喻的神秘。看到死者親人沉痛哀哭,使我感受到他們面對死亡、生死相隔的絕望。那一刻,我深深感受到基督教信仰給他們永生盼望是多麼的重要。尼泊爾是一個信奉多神的國家,他們拜的偶像超過二憶,現在可能更多。隨意在街上、路邊都可以搭一個小小的拜祭的香爐。所以要他們信耶穌不難,但是要他們單單信靠主耶穌是獨一的真神就很不容易了。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讓他們親身經歷神的愛與大能,因此長時間的關心服事,讓他們從宣教士身上確實感受到神的愛與同行,是非常重要的。所以當地宣教士要常常去探訪他們、關心他們生活和心靈的需要。其中教他們中國語文就是一個可以幫助他們謀生的重要工具;而我這一次的宣教旅程最主要就是做這方面的服侍。

  我們第一天見了宣教士,和他們彼此認識之後,第二天一大早,宣教士和我們說明了要服侍的工作。首先是要我設計中國語文教材、第二就是教中文,再有時間就做家庭探訪。但是因為我的行動不方便,我大部份的服侍是設計教材和教授中文。設計教材都是在室內的,教中文除了在他們的宣教基地以外,還要去到不同的學校上課,包括中學和大專。兩個月的宣教工作,我就是早上留在宣教基地設計教材,下午外出教學。

  還沒出發前,我一直對尼泊爾夏天天氣的理解是,比香港更熱,而且香港地小、有冷氣,走不到幾步很快就可以跳進商場享受冷氣了;但是尼泊爾地大、空曠,貧窮意味著冷氣不會多,就算有冷氣也不一定夠涼爽。我說過,炎熱的天氣是多發性硬化症病人的死敵,它會令我本來就已經發炎的神經更容易發炎,甚至導至發病;就算不發病,高溫也會令我感到暈眩不適。然而自從我們安頓下來以後,我在室內感覺是非常的涼爽,炎熱的夏天我們不但不用開冷氣,連電風扇也不用開,我甚至感到太清涼了,要穿上風衣。晚上我們蓋的被子是香港初冬被子的厚度,每個下午小休、晚上睡覺都覺得很舒服。原來我們所處的是尼泊爾首都,加德滿都海拔高,就算溫度高,天氣也清爽,有遮蔭的地方會很清涼。想起香港的夏天,雖然冷氣大開,但是天氣潮濕,就沒有這麼舒服了;每當酷熱天氣警告發出,我更是不敢上街送死。沒想到兩個月的尼泊爾宣教,是天父帶我離開悶熱的香港去避暑呢。

  於是整個旅程的早上,大部份時間我都留在室內,安心舒服地設計教材。到我完成兩個月宣教的時候,我整整設計了一百課教材,給當地宣教士使用。後來我收到他們的消息,原來他們還在使用我設計的教材,教當地的人中文。不光是尼泊爾的宣教基地使用這套教材,連這宣教團體在其他國家的宣教基地,也在使用。

  想起當年在設計的時候也真不容易,因為尼泊爾的網絡還沒完全建設好,上網不容易,只能使用基地裏有限的材料。也沒有軟件加入普通話的拼音,我只能把設計好的教材用電郵寄給我香港的朋友幫忙加入拼音,而且請了當地的宣教士幫忙設計配合教學的遊戲。他們也覺得很奇妙,他們不是語文的專業,竟然也有機會參與教材的設計。神叫萬事互相效力,兩地的朋友,同工一起努力,我們就做好一百課的教材了。

  親愛的朋友們,有沒有一些事情是你心裏想做的,但又因為病患、身體軟弱,讓你放下了這些想望呢?馬太福音十九章 26 節耶穌說:「在人這是不能的,在神凡事都能。」回想我當時只是拿拐杖,體能衰退到現在的狀況,終於坐上輪椅了,不過在不同狀態之中,我仍如常生活、服侍。人實在可以靠著神跨越限制,成就很多不可能,因為我們相信的是全能永在的神,創造天地主,智慧無法測度的神。詩篇三十七章 5 節「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,並倚靠他,他就必成全。」只要我們不認命,只要我們把心中所想所求的事告訴愛我們的天父,並且信靠祂,祂必按著祂的心意,成全我們所想所求的事,讓我們靠著祂,活出更多的不可能;因為主耶穌親口宣告:「在神凡事都能。」

  靠著神,我可以在比香港夏天更高溫的尼泊爾渡過清涼的夏天,設計了一套一百課的中文教材;宣教士們竟然可以參與中文教材的設計。相信大家也可以靠著神,成就很多的不可能。因此,我鼓勵你不要埋没心中的想望,將你心裏所想所求的,告訴我們的天父吧,讓祂陪著你一起成就。
其他《恩典的軌跡》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