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典的軌跡

吳祝玲傳道

一位多發性硬化症患者 ── 輪椅傳道人,與你分享
生命中高低起伏,與神角力、同行的恩典軌跡。


013  萬事互相效力

  在我接受神學訓練的時候,其中一個要求是要在一年級暑假體驗宣教。我們可以在香港參與城市宣教,也可以到內地或海外體驗。我是一個喜歡向難度挑戰的人,照理一定會想到內地或者海外宣教的了,但是一年級第一個學期尾我已經開始拿拐杖了;行動不便,體能限制,我只好打消這念頭,乖乖留在本土宣教好了。

  然而當老師在課堂上講解暑期宣教的時候,我不其然又興起海外宣教的念頭。不為甚麼,只為更深的經歷神的同在。雖然已經拄杖走路了,但我就是想靠主跨越障礙,於是我又決定參與海外宣教了。

  得到母會牧者的建議,經台灣牧者的介紹,我把自己的學歷、工作經驗和身體狀況撰寫好,寄了給台灣一個宣教團體。聖誕以前,團體的負責人要我親身到台灣面談。我不明白為甚麼不可以電話商討,那可是聖誕節機票昂貴的時節,而且我行動不便,又沒人陪伴,一個人上路,可真的驚險。我的牧者鼓勵我,神學第一個學期過去,就當是退修,出去走走,去給自己一個沉澱安靜的機會吧。就這樣我答應了。

  那可說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在途上,而且我已經拿上拐杖了。一路上、一個人,卻沒有預期的害怕。我回想自己讀了神學一個學期了,身體衰退到另一個階段,學習漸漸適應下來,對自己的認識多了一點;走路乏力和學習的挑戰,謙卑的功課總算學到一點點。旅途上,我好像正要迎接新的功課、新的挑戰。

  到了宣教團體,見到負責人以後,我立即明白為甚麼他一定要我親自到來見面了。原來他們在貧窮落後的國家宣教,大概有十幾個宣教基地,用不同的方法宣教。其中一個方法是教中文。因為中國崛起了,中文已經成了世界三大語言之一,世界各地的人都要和中國營商,要接待數字龐大的中國旅客,學習中文成了人們其中一個營生的技能。以教授中國語文為傳福音的工具,是一個很好的方法。

  負責人看了我的履歷,看中了我當了十三年中文、普通話老師的教學經驗,還有我「對外漢語教學碩士」即教外國人讀中文的學歷,所以要我到他們的中心,為他們設計一套教材,方便他們的宣教士在宣教地區使用,作為福音的預工。就這樣,我在他們的中心待了整整六天,日以繼夜設計了一套中文教材。期間,我恍然明白一件事情了 —— 二零一零年我唸完教外國人讀中文的訓練之後,我一直沒有機會正式使用這個專業,我也問神為甚麼還沒有用得上,我就要走上唸神學的道路。不過我一直相信,那是我經過禱告,得到神的啟示,我才唸的,我相信總會有用得著的一天。就在當年,二零一二年和一三年的交界,我就在台灣設計著宣教專用,教外國人中文的教材了。我深深感謝讚美主,原來祂為我計劃的生命,給我的陶造,分毫不差,我竟然可以用這專業來服侍祂。以賽亞書五十五章 9 節「天怎樣高過地,照樣,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,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。」是的,當年我唸這個專業,想的是我自己用來帶職宣教,沒想到我可以用這專業設計教材,給更多的人用來做傳福音的工具,神在我生命中的計劃,為我設計的道路,真的超乎我的意料,我為此對祂發出讚嘆:「神啊!祢的道路、祢的意念確實高過我的。」於是我很用心的構思教材,不光是設計語文知識,而且是配合課題,融入聖經故事、福音成分,以便宣教士以教材引導到福音裏面。例如學習顔色,可以配合挪亞方舟,洪水的故事,彩虹為神和人立約的記號;學習數字,可以配合神用六天創造世界,第七天定為安息日的事蹟等等。

  幾天設計教材的過程,負責人也有機會向我介紹他們的宣教地點;也可以和我交流,了解、衡量我的身體狀況,適合去哪一個宣教地點宣教;我也可以了解他們不同地方的宣教工作,到底我適合去哪個國家體驗宣教。羅馬書八章 28 節「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,叫愛神的人得益處,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。」

  這次的旅程讓我深深體會到,神叫萬事互相效力,我是在內地出生,在內地唸過四年小學,懂得普通話;大學時代唸中國語言及文學;我順理成章成為中文、文學和普通話老師;後來又唸「對外漢語教學碩士」;今天走上神學的道路。每個細節,分毫不差地可以讓神使用,在神的計劃裏成就祂要透過我作的工,我深深感謝神在我生命裏的每個計劃。朋友們,你相信神在你身上也有奇妙的計劃嗎?肢體軟弱,會不會令你覺得自己無可作為呢?我相信一定有作為的!無論我們的身體狀況、生活狀況如何,神在我們身上都有祂已經安排好的道路和奇妙的計劃。我鼓勵大家細心思量一下,神在我們身上的計劃,他給我們的一些特質、技能,即使是很小事,或者一點點的技能,例如做小手工,也可以讓上帝用上。我和回谷弟兄姊妹見面時,送給大家的小天使,就是委託教會一位姊妹做的;姊妹的手工,祝福了很多人。親愛的朋友,我們生命每個經歷,每一個小小的知識、技能,神會使之相效力,用來祝福、造就我們和其他人。願我們帶著盼望和信心,放膽走在跟隨神的道路上,經歷神陶造我們,使用我們,完成的他奇妙的計劃吧。

  那一次的旅程不是就此完結。回到香港以後,宣教團體邀請我去他們的訓練基地,教他們的宣教士使用我設計的教材。為了了解他們實地使用教材的狀況和學生的實況,我決定神學的暑期宣教體驗,就遠赴他們的其中一個宣教地點 —— 尼泊爾。

  拿著拐杖,我又是怎樣走到貧窮落後的尼泊爾宣教的呢?接下來的文章,我會再和大家一一分享。
其他《恩典的軌跡》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