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典的軌跡

吳祝玲傳道

一位多發性硬化症患者 ── 輪椅傳道人,與你分享
生命中高低起伏,與神角力、同行的恩典軌跡。


012  藏著寶貝的瓦器

  自從我的多發性硬化症發病以後,讓我更多的體會身心障礙者的感受和難處。我的教會一開始就是由幾對視障的弟兄姊妹和他們的兒女所組成。他們敬虔愛主,兒女靈命長進,都成了今天的教會領袖。對於他們,我一直心存敬佩。小時候牧者教導我們,由於他們是視障的,難以主動與人打招呼;我們要主動向他們問安,要報上名來,好讓他們知道我們是誰。我也乖乖聽話,每個主日都主動向他們握手問安,報上名來,久而久之,他們認出我的聲音了。其中有兩位視障的年長姊妹,更是特別疼愛我。自從我得病以後,她們更加關心我,常常為我禱告。她們其中一位十幾年前已經回天家了,另一位到了今天仍是我屬靈生命的導師、禱告勇士。

  我唸神學第一個學期,有一門學科是教牧實踐科,老師要我們找一位生命導師,這位導師無論是生命經驗、屬靈生命的質素,都該有一定程度的歷練。因為他們要成為我們的學習榜樣,也要成為我們神學路上的同行、代禱者。我順理成章,就想到這位視障的姊妹了。

  姊妹是我們教會的會友,但有一段好長的時間,她是在另一間教會當傳道人的;她退休後才回到我們教會聚會,我才認識她。每次聽她分享生命,我都為神在她身上賜下的恩典嘖嘖稱奇。她今年大概九十歲,生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內地廣州。生為一個視障人士,又是個女性,她不光是一個傳道人,她更懂得英語、電腦、能為詩歌填詞、能彈鋼琴能打字;最大的貢獻是她把國內視障人士專用的凸字聖經,從以前那套版本翻譯成現在全國通用的版本。

  當我邀請她作我神學路上的生命導師的時候,她簡直不能相信。她謙卑地說:「怎可能?我如此的卑微,怎能做這事呢?」然而在我眼中,她的生命是個藏著寶貝的瓦器。論到卑微,我們每個人在神面前都一樣,都是瓦器,但是因為有神在我們的裏面,我們的生命因而變得光彩閃耀。而她的生命,就因為有神這個寶貝在裏面,變得與別不同。

  姊妹不是生來就視障的,她在三歲的時候患上痲疹,釀成眼疾,從此失去了視力。在貧窮的農村,一個視障的小女孩,肯定是沒機會讀書的。一次偶然,她的姑母在市集上聽到教堂裏有人在彈鋼琴,彈琴的是個女的視障者。姑母問她有沒有讓家中視障姪女學彈琴的機會。一問之下,知道當時有一個視障人士學校,可以讓姊妹唸書,她的父母也同意;從此她就進入視障人士學校讀書,接受陶造了。沒想到入學不到一個學期,中日戰爭從北京打到廣州,父家走難,她和家人失去聯絡,再也沒錢交學費了。但有一位美國的女士,成為她的屬靈母親,經濟支緩她繼續唸書。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,她完成了中學,唸上了師範。整個求學的過程,她認真學習,每年都考第一。她更是用心認識基督教信仰,虔誠愛主;很小的年紀就嚷著要洗禮,切切懇求之下,老師們答應她破例在十二歲接受洗禮,為她長大以後跟隨主、服事主,奠下了基礎。二戰結束以後,家人回到村裏和她再次聯絡上了,後來她回到她唸書的地方實習師範,並且在那裏和一班愛主的基督徒組織團契。後來學校成了收容所,她因為有家人,所以只能回家與家人一起生活。當時她已屆適婚年齡,家人打算把她嫁給一個做風水算命的人,這實在跟她的信仰相違背,所以她離家逃到廣州,生活一直靠當年一班愛主的基督徒同伴接濟。後來和一位也是視障的主內弟兄結婚了,他們靠做買賣和在工廠做工維生,生活也艱苦。大兒子出生後,得了「廣州夏季熱」,每到夏天就發熱,要到十月才好,病況一直維持,沒法醫治。為了孩子得醫治,她和丈夫輾轉到了香港,兒子到了香港以後,熱病不藥而瘉,一家繼續在香港艱苦生活。

  以前和她在學校一起辦團契的基督徒弟兄姊妹也陸續到了香港,他們聊聊幾個在一起聚會。後來,姊妹在廣州唸書的那學校的教務主任,他的弟弟也來到香港;他在廣州已經是一位牧師,來到香港以後就成立了教會,姊妹和同學們就成了我母會的首批會友了。

  後來她還遇上一位傳道人,是禱告很有能力的。原來姊妹的左手大概十幾年不能動了,原因是在內地的時候,生活太貧窮,第二個孩子是個女兒,營養不良,病了也得不到醫治。有一天姊妹背著她上市場買菜,女兒就在她的背上夭折了。因為過度的傷心,她的手從此疼痛、不能動了,她估計可能是中風。十幾年她的左手都是貼著藥膏止痛,用了很多方法都得不到醫治;左手不能動,只靠右手做工。當她知道有這樣一位傳道人來到教會講道,她就向他請求禱告,求神醫治她的手。經過禱告,她的手真的重新恢復能力,也不再疼痛了。我認識她的時候,甚至不知道她的左手以前是癱瘓的,我真的很羨慕她可以得醫治。我問她:「為甚麼不求神也醫治你的眼睛,讓你可以重見光明,而只是求醫治左手呢?」她說:「因為我要做視障人士的服事,所以我沒有求神拿走我的眼疾。」我敬佩她為了福音的緣故,寧願選擇留下視障的這根刺。我問自己:「如果換了是我,可以得醫治,行動自如;我願意為福音的緣故,順服過著拄杖、坐輪椅的生活;任由體能繼續衰退,直至有一天不能自理麼?」現在很多時候,因著我的殘障,讓我在牧養殘障弟兄姊妹時,會多一份身同感受,我會為著自己的殘障生命而感謝、讚美神。但我真的不敢肯定,有果真的讓我有選擇,我是否情願放棄被醫治,保留自己的殘障,為的是別人的好處呢?弟兄姊妹,換了是你,又會怎樣選擇呢?但是姊妹順服了,沒有為自己祈求恢復視力。天父賞賜她,醫治了她的手;而且她的眼疾確實成了別人的祝福,成就了更豐盛的生命。

  她最大的貢獻是和另一位姊妹用了十八個月,把舊版本的凸字聖經翻譯成為今天全國通用的凸字聖經。這時期她又學會了打字,我們教會的視障長者,毎個主日唱的詩歌、聖經都是由她預備的。姊妹在求學時期非常努力學習,一直名列前矛,並且接受了師範的訓練,所以學識充足,表達能力又好,講道得到很多人的肯定。翻譯凸字聖經的同時,她已經在家庭教會牧養、講道了。偶然的機會之下,她認識一位遠東廣播良友電台的同工,她知道姊妹雖然是視障人士,但在教會當傳道人,當時良友電台有一個「農村神學院」,有個三年的神學訓練,總共九個課程。這一位同工把課程的錄音帶借給她聽,就這樣她接受了正規的神學訓練,正式成為受訓的傳道人,牧養教會,直到退休才回到我的母會聚會。期間她又偶然遇上一些人,學會了電腦,又有機會為聖詩填詞,甚至得了獎。

  回顧姊妹的生命,生於艱難時期,就算是開眼的人也不容生活,何況她和丈夫都是視障的呢?然而他們就是靠著神,一步一步從內地來到香港,從一無所有走到今天兒孫成群。而且她比一般開眼的人,成就了更豐盛的生命,為天國有更多的貢獻,完全是神的恩手一直帶領,讓她有機會唸書,認識主、跟隨主、服事主。

  哥林多後書四章 7 節:「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,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,不是出於我們。」姊妹的生命,看起來好像有很多偶然:偶然知道可以讀書,有人願意幫助她學習,讀了師範,讀了神學接受傳道人的裝備,學到鋼琴、電腦、打字,甚至為凸字聖經做了翻譯。但仔細看來,不是偶然,一切都是神的恩典,為她預備了一生的道路。一個瓦器,甚至是有障礙、破爛的瓦器,因著有神這個寶貝藏進她裏面,她的生命因此化腐朽為神奇。她有一顆愛慕主、跟隨主、順服主的心,讓她願意信靠主,順隨神的帶領,走到今天,享受神所賜的奇妙生命,豐盛的成果。

  親愛的朋友,肢體健全與否,我們也是個瓦器;病苦、殘障、困難更可能令我們沮喪,輕看自己,我就形容自己為爛水桶,但是因為有寶貝的神在我們裏面,面對苦難、疾病,我們可否像哥林多後書四章 8 至 10 節使徒保羅所說的:「我們四面受敵,卻不被困住;心裡作難,卻不致失望;遭逼迫,卻不被丟棄;打倒了,卻不致死亡。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,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。」呢?願這位視障姊妹的奇妙生命,成為我們的鼓勵,好讓我們這個卑微的瓦器,因著有全能、愛我們的神藏在我們的生命裏,我們這卑微的瓦器,能綻放出耶穌基督生命的光彩。
其他《恩典的軌跡》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