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典的軌跡

吳祝玲傳道

一位多發性硬化症患者 ── 輪椅傳道人,與你分享
生命中高低起伏,與神角力、同行的恩典軌跡。


011  體貼非必然

  新冠肺炎爆發之前,差不多兩年的時間,我為了鍛練身體,早上都會游泳。我每天都拿著拐杖、背著背包,乘坐小巴去游泳池。後來因為走路更沒力,靠右手拿一枝拐杖已經不夠支撐我的身體,加上游泳要帶的用品比較多,游泳衣褲濕水以後更重,游泳後回家路上,我的背包千斤重,幾乎走不動了,又擔心跌倒摔傷,我唯有用行李車減輕負擔。這方法有它的好處,但當我拿著行李車,也加重了我上車時的難度。小巴站有一位服務員,每一次遠遠看到我推著行李車出現,她都會跑過來替我拿著行李車,叫我先上車坐好,然後把行李車放到車上給我。我不光得到這樣的恩待,有一些司機見我行動不便,車到站的時候,會把車繼續開到更靠近游泳池的地方才讓我下車,減少我的腳程。我深深感受到人們對我的體貼是天父的恩典。

  然而有一個早上,我如常坐小巴去游泳,車要到站的時候,司機為了遷就一些學生趕著上學,還沒到站就讓他們下車。想到如果我也一起下車的話,就要多走很遠的路了,我決定不下車,等司機開到車站我才下車,於是我告訴司機,我想到車站才下車。司機好像講了一句話,但我聽不清楚,到站的時候他掠過了這站,一直往前走,我大呼:「司機你怎麼不讓我下車呢?我說我要在這站下車的呀!」

  當時車已過站,開到禁區了,我很憤怒問他。他很沒禮貌地回答:「人家下車的時候你不下車?」我火冒三丈地責備他說:「你不見我是行動便的嗎?你那麼早停車,你要我走那麼多的路,我怎能走?」他說:「我怎知道你行動不便?」我氣憤又委屈,舉起拐杖聲音開始顫抖說:「你見不到我是拿拐杖的麼?」他當然否認了,只解釋說:「車站有車擋著我根本沒法在那裏給你停車,我早就告訴你了。」那時刻我才知道他之前喃喃說出的是甚麼。我不放過他說:「你那麼小聲我根本聽不到,如果你清楚告訴我,我就明白你不能讓我到站才下車啦,我又不是司機,我怎會知道這些交通規則?」終於我只能在下一站下車,要走很長的回頭路,很辛苦。我感覺受到很無理的對待,甚至是被欺負,太憤怒了。下車以前我很留心地看著他的名片,他太可惡了,我一定要投訴他。

  當我下車一瘸一拐往回走的時候,心裏憤怒又委屈。但走了幾步以後,我開始冷靜下來反思了。為甚麼我會有這麼激列的反應呢?平常我受到一些虧損的時候,都是很大方、很體諒的,為甚麼今天為這小小的事會如此大發雷霆呢?真有點兒失見證啊!細心回想,拄杖以後,認識的、不認識的,人們對我都很體貼。我想我已經慣性地以為,人們要體貼照顧我了,所以一但事情出現變調,我就難以接受,忿忿不平。其實司機也有他的原因不讓我在那車站下車,只是他太小聲我聽不到而已。當然他也有不對,但作為神的兒女,為甚麼我不可以大量一點,不要和人家爭吵呢?我心裏很後悔,實在太衝動、太失見證了。我立志,下一次再見到這位司機,我真的應該向他道歉,好可惜,我再沒有見過這位司機先生了。我為自己向人的發怒,又沒有機會道歉補救而感到遺憾。

  這事情也讓我想起我們的主耶穌,彼得前書二章 23 節「他被罵不還口,受害不說威嚇的話,只將自己交託那按公義審判人的主;」

  主耶穌在世間受過極大的苦待,但祂還是「被罵不還口,受害不說威嚇的話,」一心信靠公義的父神。那天我所受的,相比之下,真的不算甚麼;我實在應該學習主耶穌,活現祂的寬容和忍耐。

  朋友們,身體軟弱,我們可能都會期待人要體恤我們、善待關顧我們。如果事與願違的話,會否覺得受虧待而忿忿不平呢?我們又真的有機會因為肢體的障礙,受到別人的忽略、甚至是歧視,心裏一定感到很委屈很難受;但是想起我們的主耶穌在世的時候也曾為我們受過極大的苦待,祂最明白我們的委屈,祂能與我們身同感受;願主安慰我們。

  親愛的朋友,如果我們再受到漠視、虧待,盼望我們轉眼仰望愛我們的主耶穌,向他求安慰。更盼望我們效法主耶穌,活出祂的愛與寬容,饒恕得罪我們的人,活出美好的見證。
其他《恩典的軌跡》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