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典的軌跡

吳祝玲傳道

一位多發性硬化症患者 ── 輪椅傳道人,與你分享
生命中高低起伏,與神角力、同行的恩典軌跡。


009  永久的傷殘  永久的愛

  作為傷殘人士,我們除了可以享有傷殘津貼、又有傷殘人士八達通,可以用2元乘搭公共交通公具,還可以半價享用很多文娛康樂設施。我最開心的是可以伴價欣賞舞台劇,就連陪人都可以享用半價優惠,我的好朋友常常和我去欣賞舞台劇,我也覺得這是我對她很大的貢獻呢!

  傷殘證每隔兩年就要申請續期,我享用傷殘福利大概十年了,然而我只申請過兩次續期。為甚麼呢?因為就在第二次申請,當我收到更新的傷殘證的時候,看到證件上面的有效期是「永久」。看著這詞語,我的心情是難以言喻的複雜:永久有效,那就可以省下每兩年一次申請續期,省卻麻煩,很好呀!然而「永久有效」不就是意味著永久傷殘了麼?誰願意享用這樣的福利,一個永久傷殘的宣告呢?那時候我雖然已經拿起了拐杖,但是行動還算有力,走路還穩當;我真的還在盼望有一天得醫治,還能健步走。然而原來醫生已經宣告了我的傷殘是永久、不得醫治的了,我的心不其然有點兒失落。如果換了是你,會否也覺得沮喪呢?

  但是當我冷靜下來,當時回想自己的身體狀況,根本就不覺得自己有多麼傷殘。記得當時我還在唸神學,在這以前我還在當中學老師,如常地工作、如常地生活和服侍。雖然我這種病 —— 多發性硬化症的病人,每一年大腦萎縮比一般人要快百分之五,得病兩三年很多人都不能全時間工作,甚至坐輪椅了;各種各樣的傷殘都有可能出現,認知能力也會受損,記憶、思考、閱讀、語言文字的表達能力都會大受影響。我就有一位病人朋友,他比我晚一年發病,當時我們得病已經超過十年了,他講話已經不太流利,就連讀聖經都有困難。然而其時我還在唸神學,幾次的記憶力和智能測試,我都比一般健康的人要好。如果我沒有拿著拐杖,人們根本不會察覺到我是一個病人,更不會發覺到我是一個傷殘人士。然而從醫生的資料顯示,我的身體確實是傷殘,而我的這種病無藥可治,按理我的傷殘也就是永久的了。不過上帝的恩典就是這樣奇妙,我整個人表現出來就是一個精神奕奕的人,我只能說完全是祂的愛與看顧,我感受到我這個永久的傷殘,卻是享受著天父永久的愛和恩典。讓我想起《聖經》耶利米書三十一章 3 至 4 節「『我以永遠的愛愛你,因此我以慈愛吸引你。』以色列的民哪,我要再建立你,你就被建立。你必再以擊鼓為美,與歡樂的人一同跳舞而出。」雖然我的肢體被斷定為永久傷殘,但是有天父永久的愛愛我,讓我心靈喜樂有盼望;喜樂的心仍是良藥,所以我感到自己身體還是健壯,我的思維、內心還是活躍靈動的。就算到了今天我的體能明顯衰退,現在已經坐上了輪椅,在室內用拐杖走得也很緩慢,但是我還不放棄,我仍然努力生活、努力服侍,甚至仍然盼望有機會外出宣教呢。

  朋友們,不知道病患導致你的體能衰退到甚麼程度?我接觸到的弟兄姊妹,很多人的傷殘程度都挺嚴重,相信也是不可逆轉的了。起初要你接受這個現實,一定不容易吧。甚至像我一樣,會持續衰退下去,要接受更不容易呢。但是想到有一個永恒不變的真理,就是天父以永遠的愛愛我們,無論我們的肢體傷殘到甚麼程度,祂的慈愛永不改變,祂必看顧保護我們,供應我們。所以我們雖然活在病患、肢體軟弱甚至永久、持續的傷殘當中,只要想到有一位愛我們甚至願意為我們獻上獨生愛子的阿爸父,祂晝夜看顧護佑我們,我們就安心在自己的狀況裏面活著。親愛的朋友,盼望我們帶著祂的愛,活得有盼望,活得喜樂,活得有力量。
其他《恩典的軌跡》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