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典的軌跡 

吳祝玲傳道

一位多發性硬化症患者 ── 輪椅傳道人,與你分享
生命中高低起伏,與神角力、同行的恩典軌跡。


003  廚餘也可以綻放絢爛的芬芳

  一個黃昏靜悄悄,人也靜悄悄。想起是時候預備晚飯了,從冰箱拿出菜心,竟然開花了。黃澄澄,小小的,開得鮮嫩又明亮的菜花。我訝異,為甚麼在這低溫的冰箱裏,已經給採摘下來的菜心,還能夠開出這麼亮麗的花朵呢?這麼堅韌的生命,不其然令我對她生出佩服和憐惜;我深深盼望,也真的很想讓她的美麗在人間多留一會兒,哪怕只是一天、半天。於是我小心翼翼把她修剪、清洗,拿出小茶杯;茶杯也是教會棄置堆積的舊物時,我把他撿回來的,今天他終於派上用場了。我把小黃花安頓在茶杯裏,好讓她安心地繼續美麗下去,不管還有多久。

  當晚教會的弟兄姊妹來我家小組聚會,見到小黃花都讚口不絕。我讓他們估是甚麼花,大家都看不出是菜心;其實她只不過是人們平常不屑一顧的廚餘。開得鮮明的小黃花,讓大家看得賞心悅目。那個週五的晚上,每一顆給工作擠壓得遲頓硬化的心,好像也綻放了。
  而我呢?看著這束小小的黃花–本該丟進垃圾桶的廚餘。現在卻給供養在客廳裏,展現她最後的風姿,心裏既安慰又療癒。作為傷殘人士,我是否也覺得自己是廚餘呢?

  這個黃昏,是我辭退教會牧職以後的一個黃昏。當時我得已經病二十二年,從一個有十三年教學經驗的老師,毅然放下教職去唸神學,不到一個學期就要拄杖走路,完成神學訓練以後在教會服事兩年,身體急速衰退到要放下服事,休養身體。世人看來,該是多麼的不值得,甚至令人沮喪、慨嘆。我又怎樣看自己呢?

  在過去的日子裏,我沒有因為自己的殘障明顯地受到歧視。回想在我還沒衰退到要放下牧職以前,我服侍工作量從不比健全的人少,甚至比一般人更用心用力,以彌補自己體能上的不足。然而一個肢體殘障的人,給人的印象難免就是軟弱。有一次有人問我:「你健康欠佳,你同工的工作量會否因此而加重呢?」我相信他的提問沒有惡意,甚至是友善的提問;但我心裏一點都不好受,我自問做事不比同工少,為甚麼就因為我身體殘障,就這樣看我呢?他的提問令我聯想到,既然有一個人這樣問,這樣看我的人,肯定不止一個;現在我回想,當時我的心裏常感到無以名狀的憂悶,其實不無原因。

  眼前的小黃花安慰了我:就算是廚餘,依然可以綻放絢爛的芬芳。

  親愛的弟兄姊妹,在肢體障礙的狀況下,相信大家很可能在不同的場合、不同的情況下也曾經被誤解,甚至是受到歧視,感覺一定難受吧。但是聖經給了我們很大的安慰。詩篇第一一三篇 7 至 8 節「他從灰塵裏抬舉貧寒的人,從糞堆中提拔貧窮的人,使他們與貴族同坐,與本國的貴族同坐。」病患、身心殘障、貧寒,難免有時會遭到人家的輕看,甚至連自己都難以抬起頭來。但是聖經安慰我們,創造拯救我們的天父上帝,從不輕看我們,祂「從灰塵裏抬舉貧寒的人,從糞堆中提拔貧窮的人。使我們與貴族同坐。」祂愛我們、看重我們,甚至願意為我們死,賜我們兒女的名份。弟兄姊妹,如果你在病患、身心障礙、貧寒當中,感到自己被世界所輕視、遺忘。願我所分享的這一束廚餘 —— 小黃花,帶給你鼓勵和安慰。

  感謝小黃花,她溫柔了冰硬的世道,亮麗了褪色的黃昏。感謝天父,祂珍惜我們這些即使殘障但寶貴的生命。

其他《恩典的軌跡》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