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彩的蹤跡

想返屋企!

2016 年
【廣東話口語版/劉志全牧師配音】

林路德弟兄
(已故創會會長)

  從電視裡看到一套長編劇集 ── 愛・回家,這套劇集的收視率甚高,個人欣賞這套劇集背後一班工作人員的努力,猶其看到一班很有演藝才華的演員,雖然故事和劇情都很簡單,但演員的演出使人看得投入,劇集又能清楚交待每件事情的始末,沒有很牽強。內中有一個信息啟發了我,讓我認識到很多人都很想回家,但很多人都未必可以回家,原因是甚麼呢?舉個例:一場天災、地震或者洪水淹沒,又或者遇上一場突然而來又無法猜想的的飛機失蹤,距離我們較近的香港曾因為看煙花又導致一場沉船的慘劇。
簡單領受上帝恩典就係蒙福
  從家人關係來看,我曾在辦公室內聽到同工們說:「我不外出吃飯了,因為家人為我預備了便當」。這句說話聽起來讓我感到溫馨,我知道要預備一個午餐,背後需要很多功夫,一個便當雖是家人幫忙,但這個便當內卻藏有很多的溫情,我個人感受很溫暖。然而,人又很容易忘記溫暖,換來是諸多不滿、埋怨。既有妻子煮飯,卻抱怨煮得不夠好,不是過鹹就是太寡,總會嫌東嫌西……當沒有的時候,就很想得到;但得到的時候,又要求多多。如果懂得領受上帝的恩典,即使簡單,只要能夠知足,確實是蒙福又蒙福。

  另一方面,有些人本來真的很想回家,卻又做不到。因工作關係需要回國內或乘飛機外出公幹。即使回到香港,時間也很短。與家人或朋友相聚的時間不多,只能飲次茶或吃一頓飯便又要走了。

  同時另外有一類人,他們刻意不回家,寧願工作至深夜亦不回家。這類不愛回家的人,其實有他們的苦衷:當他們滿有成就以後,便會回家。他們仍很掛念家人 ── 若父母生病或家人有需要,即使不能回家,他們仍會送錢給家人醫病,他們也會想盡辦法,用最溫情的方法與家人接觸。

  家,亦是容易產生衝突的地方,因彼此的說話很直接,一針見血、毫不留情地指摘對方的錯處。當父母的其實很愛錫自己的子女,只是父母愈緊張子女則表達愈嚴厲;父母對子女愈嚴厲,子女便愈反抗。兒女是很想回家,可是父母卻又不理解,大家都感覺很無助。

  從這幾方面看,對於一個身體不便、行動又不便的傷殘人士更感無助。就以我自己為例:我是一個身體四肢嚴重傷殘的人,需要坐輪椅過每一天,凡事都需要倚賴別人幫忙,包括看醫生。日常生活如洗臉、洗澡,平常人所需要的我也需要;但身體機能經年累月開始變化,逐漸變得退化、虛弱,不能保持下去。因此,傷殘人士的身體其實極需要運動。操練身體是必須的,不期望它會變好,只希望能維持,不會太快衰殘下去。這幾年加上我又患上腎病,每週都要去醫院「洗血」,這些都使我身心極之辛苦。
困難之中見到上帝恩典
  其實,人人都有困難。從我個人看來,上帝的恩典在人的困難裡特別多。這並非一個「阿 Q 精神」或是自我安慰;具體而言,家人的關懷很重要。我的母親、家人及妻子,給我很多幫忙 ── 我們兩夫婦經過27年的婚姻生活,雖然經歷過許多風雨,仍然能夠堅持下去,彼此相親相愛。最使我感受困難的,是家人患病時我無法幫助他們,而我又極需要家人的幫助才可如常生活,如穿衣、穿鞋、推輪椅、下樓,預約復康巴等……這一切我都需要有人替我代辦。若沒有家人的協助,我很難過正常生活。

  現在有了電動輪椅,傷殘人士出外可能會方便一點,但在院舍生活的人卻不能。所以,一個傷殘人士能夠外出活動,跟朋友見面、飲茶、看電影,已是很難得。雖說現代交通工具比較方便,有復康巴接送,但復康巴又不容易成功預訂;雖有輪椅的士,但車費又很昂貴,無力承擔;巴士雖設有傷殘人士座位,但又有危險:容易翻側,等候時間又長。司機有時過急地扭軚轉彎,可能導致連人帶輪椅一起翻倒。我自己就曾有此經驗,慶幸附近有年輕人扶我起來。

  環顧我們社區,傷殘人士使用洗手間很不方便,去到酒樓更不方便。公共厠所不多,就如酒店亦沒有提供傷殘洗手間。即使真的有,傷殘人士的洗手間也被放置大量雜物或上了鎖,不能使用,需要找人開門,多麼不便!升降機亦不方便傷殘人士:我曾在旺角朗豪坊遇上一個很奇特的安排。事緣是我要上一家酒樓吃飯,竟然需要員工通知另一位員工去啟動升降機,然後帶我乘坐那台升降機才可抵達我吃飯的酒樓。一般人隨便用任何一部升降機已能抵達酒樓,惟獨我坐輪椅便需要使用某一部升降機。去洗手間也是如此,極之不便。我總是想:為何要為傷殘人士添加這麼多障礙呢?真不明所以。
傷殘人士都要返「屋企」
  最後,教會方面 ── 傷殘人士是否也需要經過這些複雜的程序才可以上教會呢?我相信只要認識他們的難處和日常生活需要,如吃飯、外出、馬路設施、時間、交通和天氣等……他們需要克服許多困難,才可以去到某個目的地。教會只需多考慮他們的需要便可以,因為他們需要排除萬難才可以上教會。若能做到,真是難能可貴。在此值得思想:教會有否適當空間去接待傷殘人士呢?教會群體能否接納他們一起敬拜三一上帝呢?互相鼓勵、學習《聖經》無需要經過太多關卡,這些關卡是甚麼?從關係上看,是不難理解的 ── 硬件方面,是使用設施:安排斜台和洗手間。軟件方面,一般人也可做到:彼此認識、交談, 毋須懷疑、不需要看傷殘人士為特別怪異人物。只要像新朋友來到教會般接待便可以,讓他們成為教會的弟兄姊妹、成為我們的肢體。在這個關係上,教會是他們的家;在這個家裡,是一同接受牧養。上帝恩典足夠,愛是永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