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路德董事見證

路德是「回聲谷傷健福音協會」發起人之一,他特別關心其他傷殘人士,曾獲商業電台節目「常在我心間」關心別人得獎者之一。

突變

我是在天主教的家庭長大的,我是家中老三,有兩個哥哥及一個妹妹。十七歲那年,由於一次突如其來的意外,我便從此終身要靠輪椅代步。記得在未發生意外之前,我與一般青年人一樣,喜愛運動,如游泳、踢足球及騎腳踏車等。

在一九七七年,一個風和日麗的早上,我約了一些小學同學往離島旅行,在大清早梳洗完畢,我準備從家裏步行到灣仔碼頭集合,可是當我經過一個街口,開始感到身體不適,有些頭暈眼花,我知道不能去旅行了,立即在途中乘計程車回家,到達樓下,我已經沒有能力步上七樓,只好在樓下按門鐘,喚母親下來扶我上樓,可是我的情況卻極之不妙,開始嘔吐及已漸漸陷入昏迷狀態,母親見狀,立即召救護車送我去就近的鄧肇堅醫院,經檢查後,醫生認為事態嚴重,需要立即送我進瑪麗醫院急救。當我甦醒後,看見家人在哭,他們很傷心,我發覺手腳不能動彈,連抬起頭也感到困難,甚至轉身也需要別人幫助,一切生活起居,都需要倚賴別人照顧,起初我實在很難接受,但是我還是接受了。經過醫生一段時間的檢查與治療,始終找不出病因,只知道是神經受了損傷,一切藥物也無法使我康復,我唯一要做的,是接受物理及職業治療,阻止我的病況繼續惡化,適應傷殘後的生活。

希望   

開始患病的日子,我內心實在感到無限的傷痛,好像甚麼都失去了,包括工作、學業與行動等等,更粉碎了我的理想與前途,尤其想到我要面對社會人士歧視的眼光,我需要經常坐計程車,我知道必定會遭受拒載的;這些是我以前從未想到,現在自己親身經歷,又是另一番滋味,深感世人的冷酷無情。

雖是這樣,我仍然能夠保持心靈的平靜,主要是在我患病的前一個月,哥哥帶領我相信了耶穌,那時我也有參加崇拜和主日學。最初返教會的感覺很特別,雖然沒有天主教堂的莊嚴和神聖氣氛,但是很親切,我尤其喜愛牧師的信息,使我得到造就,引起共鳴,也讓我明白到不少基督徒在世的人生意義,縱然我是在痛苦絕望中,我仍然可以屹立不倒,因我深知我的一生都是在神的掌握之中,神在我患難的日子裏更會顯得真實,而使徒保羅曾說過,外體雖然毀壞,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。我深信人生的盼望應該是在天上的。我下定決心要將這個永恆的信息,帶給其他傷殘朋友,我深切了解他們心靈的痛苦與掙扎,他們除了需要別人的關心、接納及鼓勵,幫助他們建立自信心外,他們更需要得到耶穌基督所賜的新生命。此後我和其他的傷殘人士,參與醫院內的佈道和崇拜,學習聖經,並在一九七八年聖誕節,我和其他三位傷殘朋友,在醫院接受洗禮。在這段期間,我曾去過廣州空軍醫院求醫,雖然病情沒有好轉,但是畢竟我已經盡了力去尋求醫治,我深知我的生命掌握在神手中,故我不會在乎是否有機會康復,我只求生命能活得有意義。

服務

從醫院回家的日子,哥哥鼓勵我多參與外間的活動,免致與社會脫節,我參加了香港傷健協會。這機構是由傷殘與健全人士一起策劃活動與服務,舉辦一些傷健運動,讓傷健人士彼此能有一個平衡的溝通。我也嘗試參與一些服務,並在傷健中心成立了一個「茁苗信仰小組」,讓傷殘人士有溝通的機會,亦盼望帶領一些未信的會員,有機會認識我們的神。後來我們更將這個小組延伸出外,另外組織了一個「回聲谷傷健小組」(此小組在八六年底開始)。

我盼望能把神在我身上的恩典與生命經歷,向其他傷殘朋友分享,我更盼望能發展為一個傷健福音中心,甚至建立一間傷殘人士教會,我將這個心願告訴神,求神為我開路,神果然垂聽禱告,藉著我所屬的教會及弟兄姊妹的支持,「回聲谷」便在八五年六月十四日成立了。我主要的事奉有三方面:一是熱線電話關懷服務,為傷殘人士解決一些因身體缺陷而帶來的心理問題,藉此機會向他們傳福音;二是傷健小組,藉著成員可以彼此分享,互相支持;三是接受教會及機構邀請,出外分享見證及傳福音。 在八八年初,我從華福中心一份雜誌,讀到姜天儀姊妹對傷殘人士的關懷,我就邀請她拓展傷健福音機構,她起初拒絕了,並表示對傷殘群體不熟悉,又建議我邀請別人,她只答應參與義務事奉,我只有將這件事放在禱告中。後來,我在五月二十二日突然接到姜姊妹的電話,她答應我先前的邀請。目前「回聲谷」有一群對傷殘群體有負擔的信徒協助,並在八九年組織成為現今的「回聲谷傷健福音協會」,實在感謝神垂聽禱告。

事奉   

記得我起初接聽其他傷殘人士的電話時,已經接到很多朋友的電話,有些是弟兄姊妹鼓勵我的說話,使我深感興奮,並深深感受到神實在是使用我這個無用的器皿。我發覺與傷殘人士溝通,他們的問題比我想像的更複雜,有些有自殺傾向,有些是家庭出現問題,有些是長期臥牀及患病的,更有些是精神有問題的,我是需要從神而來的智慧與耐性,學習聆聽。從他們的傾訴中,我深切體會到他們的掙扎與需要,有時候我也感覺到幫不上忙,他們需要的是接受基督的生命,因為只有神能解決他們的根本問題。

談到接受教會邀請出外分享見證,我感到既戰兢又興奮,因為像我這個無用的人,神竟然使用我成為祂的出口,我更不敢為自己誇口,因此我每次都很用心的準備見證的內容,免致別人得不到幫助,羞辱了神的名,我更可藉此機會認識教會的弟兄姊妹,也可以讓教會認識「回聲谷」的工作,藉此推廣傷殘人士的福音異象。

團契 

感謝神,自從「回聲谷」轉變為機構後,傷健小組也轉移往機構,成為香港區傷健團契,昔日的傷健小組是由六至七位傷殘信徒組成,每星期借用華富邨救世軍堂聚會,我們很享受每一次的讀經、祈禱及分享時刻,可惜那時的出席情況不穩定,幸好這個傷健小組變為香港區團契,借崇真會救恩堂聚會後,機構方面有復康小巴接送團友,團契有着顯著的發展,聚會的出席情況便開始穩定下來。

我在香港區團契擔任導師,我真盼望團契能不斷的成長,得救的人數有增加。我覺得首要的,是自己首先親近神,虔誠認真地為自己及團契弟兄姊妹的靈命禱告。感謝神,祂賜給我賢慧的太太思慧,與我一同擕手分擔我的事奉,雖然她在團契的日子並不長,但她已能主動的關心團友,每當假期時,我們會一同到醫院探望有需要的病人,我們也有一個心願,盼望能夠有機會返大陸一行去傳福音,我們正等待神的呼召。

車禍中逃生

在一九九O年六月,我與未婚妻思慧乘計程車往銅鑼灣,車外突然下著大雨,一時間烏天黑地,一架救護車突然迎面直衝過來,計程車司機本能地緊急煞車,但已經來不及了,直撞向救護車,而尾隨的大貨車也同時撞過來,結果計程車車尾玻璃也給撞碎,而車尾部分也撞扁了,正所謂三車連環相撞,我們卻是三文治中間的餡子,當時我坐在司機位旁,而思慧則坐在後座,她那時是身體靠前,用雙手搭著我的肩膊,而計程車向前猛力衝撞,在那一剎那,我們三人的生命可能就此完結。但實在感謝神,我們在經過又大又急的風暴過後,驚魂甫定,發覺我與思慧連司機都沒有受傷,但在我們背後的座位卻散滿玻璃碎片,還有一大塊玻璃插在思慧身旁的座位上,當時思慧驚慌得直哭,司機也手足無措,我當時也不知道為何那樣鎮定,我請司機先下車看看環境如何,發現放在車尾箱內我的坐駕──輪椅──已被摧毀了,每當回想這次三車連環大相撞的經歷時,也深感那時神的保守。

急病得醫治

在九一年四月八日凌晨,我因幾天前突然喉嚨痛、感冒,然後氣管炎,再引至急性腎炎,我當時發高燒及嘔吐,身體已顯得很疲乏,又因我肺部功能不好,要勞煩太太經常為我拍痰,我在透不過氣的情況下,不斷的向神呼求。我們在急症室呆坐了四十五鐘才有醫生來看我,他替我檢驗了約十分鐘,叫我入院詳細檢驗,當到達病房,看見那裏的走廊全都是病人,我實在不願留院,幾經要求下,醫生終於同意我回家。

感謝神,在家居鄰近診所有一位基督徒醫生,他曾接送我到沙田教會講見證,深信這真是神的安排,在他悉心的治療下,使我的病有了好轉,身體漸漸康復。

生命見證

回聲谷傷健福音協會
Echo Valley Evangelistic Association For The Handicaps
地址:香港九龍旺角廣東道982號
嘉富商業中心22樓2-4室(山東街入口)
Rm. 2-4, 22/F, Prosperity Centre,
982 Canton Rd., Mongkok,Kln., H.K.
聯絡電話:2783-0630   傳真號碼:2781-2870
電郵地址:info@echovalley.org.hk
機構網站:http://www.echovalley.org.hk/